让颜色为自己代言---iPhone 背后的颜色故事

摘要: iPhone每一个新颜色,幕后的故事是否也能同样动听

10-01 18:28 首页 材料馆


在这个信息碎片式堆砌潮涌于移动终端的时代,昨天的获取即刻就被新一天的信息覆盖,日复一日。这两天的头条,恐怕属于iPhone8和iPhoneX的问世。


iPhoneX

图片来源:iPhone官网


除了屏幕、无线充电、快充、 FaceID、拍照和AR等等高科技绘出的全景图,消费者津津乐道的,自然是还有最新iPhone的颜色。经过了那么多的剧透,以及竞争对手们争相在之前推出的新品,新的为iPhone十年而献礼的产品显得没有那么惊艳。

 

早在几个月前,就有富士康内部透露的iPhone8将使用“腮红金”,而八月的福布斯杂志就称之为“用尴尬的颜色来达到惊艳”。不论如何,iPhone凭借着设计工艺、创新的交互方式、拍照模组和芯片技术等,一直以来成为话题之王,手机设计之先驱,炫富和逐潮消费者的标配。同时,也是其它手机品牌跟随和努力超越的符号。


传说中的“腮红金”

图片来源:techweb


然而,之前说好的腮红金却没有出现,苹果朴素地给了iPhone8三个颜色,深空灰,银色和金色。而iPhoneX干脆就只有银色和深空灰。

人家都说了,美在智慧。


iPhone8 三配色

图片来源:iPhone官网


回看历代iPhone, 从iPhone5s的香槟金,iPhone6s的玫瑰金,到今天本来沸沸扬扬的腮红金,iPhone果然引领着手机设计的不同金色。


iPhone6s的玫瑰金

图片来源:iPhone官网


在种种商业颜色名词的背后,从冷静的专业的视角,恐怕少有人去了解颜色的历史,颜色的文化,颜色和人心理、生理的种种关联,同样之于iPhone, 业内人士更多的眼光是投注在材料、工艺所成就的颜色,却没有更多地对颜色的故事产生好奇心。

 

如同2017年3月,iPhone 7 推出了红色,中国消费者多情地称之为“中国红”,而背后的故事,是苹果公司将RED红色定义为关注艾滋病的符号,即为红色iPhone7的销售额都将捐献给全球关注艾滋病基金会。

 

Productred:你每次的购买,均会捐助THE GLOBAL FUND基金,以支持各个对抗HIV病毒/艾滋病的项目,携手共创没有艾滋病的时代。

图片来源:美国苹果官网


一个人对颜色的偏好,缘于性别、年龄、成长背景甚至种族等,对颜色的喜恶,也是因为颜色能令他产生的联想。苹果的成就之一,就在于把高科技这本属于前沿的极小众的领域,与消费市场成功架接。而对于高科技产品的颜色联想,无外乎银色、白色、黑色这些无彩色系。当然,由于曾经的IBM,蓝色也成为了智慧的象征。


图片来源:网络公开资料


iPhone成功地引导了消费者,智能手机就是黑色和白色,2013年上市的iPhone5s,第一次在此之外引入了被中国消费者称为的“土豪金”。“土豪”是市场的解读,苹果推出金色,也只是为高科技产品增添商业化的色彩。


iPhone5s 土豪金

图片来源:新浪


说到iPhone6s的玫瑰金和今天可能的腮红金,在西方是婚礼的专属颜色。从礼服、服饰到室内装饰陈设、请柬、鲜花和首饰,尽显柔美。玫瑰金寓意高贵、富足、温暖,而且适合所有的肤色。在玫瑰金中添加铜的含量,铜的射线将色相由轻柔的粉红过渡到较深的红色,成就了腮红金。


图片来源:pinterest


苏富比拍卖行的专业人士解释到,玫瑰金的应用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的沙皇俄国,当时的珠宝商兼金匠卡尔法贝热将铜融入了金,创新地令这种色相的金色成为热捧,一时称为“俄罗斯金”。随着全球其他珠宝商跟随这股颜色潮流,玫瑰金在当时又被称为“粉红金”。


在近代史上,粉红金,也就是玫瑰金的流行,随着社会、经济和政治的变化而起起落落。例如,它受宠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兴盛的美国,却又随着1929年华尔街危机而淡出舞台。然而,在白金被视为“战略性材料”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设计师们又重新把目光聚焦在玫瑰金上。


在过去的五十年里,玫瑰金承载了如同过山车一般的命运,如今它再一次登上了游戏的巅峰不仅成为了科技奢华的代名词,更占据了女性化妆台和红毯,只因从人的心理角度,玫瑰色给了金色的这一抹温暖感觉让奢华变得更为含蓄。


图片来源:pinterest

 

上世纪90年代末乔布斯回归后,苹果开始转动它的色轮。最著名的是第一个iMac,于1998年问世。iMac是由半透明的塑料制成的,它的颜色是其他PC都没有的—蓝色,苹果称其为“bondiblue ice海冰蓝,这台机器为苹果设定了3年的彩色周期,包括水果色的iMac(石灰色、草莓色、蓝莓色、葡萄色,橘色),然后还有一些特殊的颜色,比如靛蓝色,石墨和雪花,它的颜色堪比一盒鲜艳的蜡笔。


图片来源:cyzone


苹果也用颜色来表示产品的新鲜感。一旦掌握了某一特定的材料或制造过程,就以不同的颜色生产第二代和第三代产品,使颜色成为其营销的关键。对于苹果来说,一种新的颜色成为了升级产品的符号。例如iPod Nano,2005年9月发布的第一个版本是黑色或白色的。一年后发布的下一个Nano,款式没有变,却拥有了众多的颜色。


ipod nano2 配色

图片来源:pcpop


色彩,作为人类感知的第一要素,在产品设计和销售中占据了首要的位置。苹果和它的iPhone固然是要扮演趋势的主导者,而国内手机品牌的凶猛势头也让市场热闹非凡。暂不说韩国三星手机的谜夜黑、烟晶灰、雾屿蓝、绮梦金、芭比粉、星河蓝、旷野灰,国内各品牌也打起颜色的牌,华为的曜石黑、极光蓝、草木绿、玫瑰金、流光金、琥珀金、陶瓷白、钛银灰、皓月银、托帕蓝、玛瑙红;OPPO的玫瑰金、热力红;VIVO的香槟金、玫瑰金、磨砂黑;小米的亮黑、亮蓝、亮白、陶瓷黑、玫瑰金……众多的颜色修饰词从最初的利于销售,到最后的感官疲劳。


正如前文所说,消费者对颜色的喜恶缘于不同的年龄、性别和成长背景以及由此带来的联想所导致的结果,对相应喜好人群的分类,是需要通过专业的方法推导而来的。而每一个新颜色的推出,它幕后的故事是否也能同样动听?


对于大规模产品的个性化,苹果的MacbookAir也用颜色实现了。其可配置的外壳中有一种罗宾鸟蓝Robin egg Blue,是偏绿光的蓝色,1873年在英语中就被记录下来的颜色。在美国尤其是南部,罗宾鸟蓝是流行的屋顶色,在影片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,他的司机说到,“穿了一件罗宾鸟蓝衣服”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,著名的蜡笔品牌Crayola生产了这个颜色并让消费者投票来定义这个颜色的名字,最后一位八岁的男孩赢得了这个活动,将这个颜色的蜡笔定义为罗宾鸟蓝。



左:MacBook Air    右:罗宾鸟蛋 

 图片来源:苹果官网 、delormedesigns

 

对于优秀的产品,敬重的背后是赶超的勇气,崇拜的背后就掺杂着盲目的迷信。我们相信,民族品牌必将成为最终的话题引领者,只有他们才真正了解中国的消费者。这不仅需要勇气,更需要智慧,中国的技术人员势必能汇集才智而打造产品的内核,而外衣,则需要和真正专业的人士一起演好颜色以及CMF的连续剧。


让颜色为自己代言。


在这里跟大家共勉之。


作者简介宋文雯

英国利兹大学 色彩学硕士

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色彩研究所 常务副所长


英国Landscape Research Group中国联络人

AIC国际色彩协会专业期刊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Colour Association  编委会委员

国际色彩协会专业期刊来自世界各国24个委员中唯一的中国代表

AIC国际色彩会议专业环节评委之一


部分实践成果:从2013年开始至今,主持波音委托项目,包括机舱灯光设计、机舱CMF设计、机舱空间与心理研究、机舱沉浸式体验研究等;

为LG Display开展的屏幕画质色彩评价;

为国际色彩标准德国RAL制订出符合中国设计师喜好的专用色卡;

为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制定出《家用和类似用途电器颜色评价规则》。


研究方向:颜色设计、流行色预测与监测体系、颜色心理物理学、颜色语义学、颜色谐调学、数字化颜色管理与沟通、色彩市场学、色彩经济研究。




首页 - 材料馆 的更多文章: